炒股金融加杠杆 担忧失去中国市场,阿斯麦新任CEO警告

发布日期:2024-07-06 23:47    点击次数:178

今年4月下旬,荷兰光刻机巨头阿斯麦(ASML)迎来新掌舵人,原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商务官(CFO)、51岁的法国人克里斯托夫·富凯(Christophe Fouquet)接替成为这家公司的新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CEO)。外界普遍关注,在美国不断施压胁迫,导致半导体领域成为地缘政治战场之际,处于漩涡中心的阿斯麦将如何处理在华业务,法新社认为这也会是富凯的“首要工作”。

当地时间6月5日,美媒《华尔街日报》在对富凯的专访中指出,今时今日的阿斯麦再也无法在经营中无视地缘政治。富凯对该媒体说,许多年来,阿斯麦无需担心在哪儿销售产品会受到政治限制,“但突然之间,这就成为了整个地球上最重要的话题之一”。报道中,他不时流露出对失去中国市场的担忧。

当地时间4月24日,荷兰费尔德霍芬,克里斯托夫·富凯(右)出席阿斯麦年度股东大会 (视觉中国)

与其共事过的人都说,富凯在阿斯麦内部一直倡导全球技术合作,对供应链断裂会造成效率低下频频提出警告。文章称,作为技术型人才,富凯更乐于接受技术挑战,而非处理政治事务,始终对政治保持警惕,希望保持低调。

汇丰表示,将为新资本投资者入境计划申请人提供专门服务,并且不会收取行政费用。除股票和债券外,汇丰更精选了逾150种获许投资资产予客户选择,涵盖存款证、单位信托基金及保险。同时,汇丰亦会于尖沙咀、旺角及中环汇丰总行的汇丰卓越理财中心设立三个新资本投资者入境计划中心,有专家团队协助满足客户的金融和银行服务需求。

然而在接手阿斯麦以后,这位歌剧爱好者正面临着其职业生涯最为戏剧性的一刻,富凯需要让公司在越来越凶险的环境里维持一种微妙的平衡:既要满足西方的要求,不向中国出口阿斯麦最先进的芯片制造设备;同时又要保持对中国市场开放不太先进的设备,以维持其最大业务板块之一。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阿斯麦正面临美国禁止其向中国客户出售先进光刻机的不断施压。为进一步遏制中国的科技发展,美国日前又打出一套“组合拳”,禁止阿斯麦向特定中国芯片制造商出售含有美国制造零部件的机器,同时要求荷兰政府对中国境内部分阿斯麦设备的售后维修服务强添限制。

“我们的职责不是搞政治,不是决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富凯对此表示,阿斯麦对政治担忧的回应,一直是设法让官员们了解该公司的技术,以及限制措施可能带来的影响。

他直言,虽然弄懂这一切并不容易,但实际上一些政策制定者的决定,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恐惧和缺乏理解”的影响。

为了证明限制措施可能会产生这些决策者意想不到的后果,富凯举了个例子。他说起,前几个月拜登政府加强对荷兰政府施压,要求其阻止阿斯麦为中国客户在禁令生效前已经购买的“受限”设备芯片制造设备提供维修等售后服务。

富凯解释说,阻止阿斯麦在中国维修某些机器,并不能阻止这些机器制造芯片;相反,阿斯麦反倒会因此失去对该公司设备去向以及使用情况的了解。他警告道:“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就会失去控制。”

报道称,阿斯麦十分担忧对华出口进一步受限。中国已连续三个季度成为阿斯麦最大市场,今年第一季度,对华出口占到阿斯麦系统销售额的49%。

富凯认为,中国对较低端机器的需求依然强劲,而限制措施也会让中国更有动力去开发自己的高端技术。他说:“施加的限制越多,就越能促使对方自力更生。”

这一点延续了阿斯麦上一任CEO彼得·温宁克(Peter Wennink)的态度。去年年初,温宁克就曾公开反对美国对华实施出口管制,认为这将适得其反。当时他表示,美国越给中国施加压力,中国越有可能“加倍努力”,以独立制造出能与阿斯麦相匹敌的高端光刻设备。

2023年11月30日,富凯(左)与温宁克(右)就新CEO任命接受对话 (阿斯麦官网)

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阿斯麦来自中国大陆的营收占比高达49%,约2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54.62亿元)。而该公司以往的最大市场中国台湾和韩国占比则保持在低位,分别只有6%和19%。

截至今年一季度,传统上是ASML第三大市场的中国大陆,已经连续三个季度成为其最大市场,营收占比分别为46%、39%和49%,相比之下去年一季度只有8%,二季度为24%。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多次表示,中方一贯反对美国泛化国家安全概念,以各种借口胁迫其他国家搞对华科技封锁。半导体是高度全球化的产业炒股金融加杠杆,在各国经济深度融合的背景下,美方有关霸道、霸凌行径严重违背国际贸易规则,严重破坏全球半导体产业格局,严重冲击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和稳定,必将自食其果。




相关资讯